第三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开标,拟中选药品平均降价53% 药价降低 质量不低

2020-08-24 09:32:15 yabo88app下载官网 318

       核心阅读

  日前,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正式开标,拟中选药品平均降价53%,最高降幅95%。本次采购共纳入56个品种,品种数量接近前两批之和。参与集中采购的药品为原研药或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这意味着国家药监部门已对这些药品进行了质量认证,价格降低,质量监管要求不会降低。

  

  8月20日,采购规模达数百亿元的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在上海开标,并产生拟中选结果。本次采购共有189家企业参加,产生拟中选企业125家,拟中选药品品规191个,平均降价53%,最高降幅95%。

  采购品种接近前两批之和

  本次采购共纳入56个品种,品种数量接近前两批之和,涉及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抗感染、肿瘤等疾病用药。一些临床用量较大的品种如二甲双胍备受关注,44家药企参与了该品种投标。最终,55种药品的191个品规中选。

  从第三批开始,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常态化运行,集采规则、政策体系、工作机制已基本定型,并进一步巩固和完善。与第二批集采相比,第三批采购规则仅做微调优化,最大可中选企业数量从原来的6家,进一步增加到8家。阿莫西林、头孢地尼、头孢克洛、克拉霉素等抗生素和注射剂品种的约定采购量相对其他品种缩减,以控制临床抗菌类药物用量,推动药品合理使用。同时,品规更多,能更好满足人们的用药习惯。

  此次集中采购坚持“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操作”的总体思路和工作机制;坚持带量采购、招采合一、确保使用。

  开标当天,现场济济一堂,参加企业数量多达180多家,超过前两批参与的数量。多家原研药企业积极参与集采,给出了降幅较大的有效报价,最终3款原研药入围,降幅最大的超过90%,受到人们关注。本土仿制药企业参与度非常高,一些产品申报企业数量创新高,如二甲双胍、卡托普利、孟鲁司特钠等,参加报价的企业多达七八家,甚至几十家。拟中选率也较高,2/3的申报企业入围。

  挤出价格虚高,保证产品质量

  二甲双胍、卡托普利是竞争激烈的两大品种,在大量厂家报价后,最低价达到每片1分4厘、5厘钱。很多人会问,低至1分钱的价格是否过低?药品质量有没有保证?

  实际上,1分钱不是购买药品的价格,而是每片/粒的价格,是药品用于申报竞价时的最小制剂统计单位,以方便比价。购买药品时的价格是一盒或一瓶,分为各种规格,总价是几元钱、几十元钱不等。由于参与集采的药品要求是原研药或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这意味着国家药监部门已对这些药品进行了质量认证,即使价格降低,质量监管要求也不可能降低。

  记者对比集采文件给出的二甲双胍、卡托普利最高有效申报价,大部分都在每片2分钱、3分钱左右,价格也不高。根据规则,最高有效申报价采用的是市场平均价格,国家组织的药品集采确保了中选药品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况下,药价再降低一部分,减掉不需要开展的销售环节成本,完全可以靠规模效益实现薄利多销。

  而关于质量的问题,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负责人表示,第三批国家集采坚持高质量标准,仍将通过质量一致性评价作为仿制药入围的条件。

  齐鲁制药在此次集采中有8个品种入围名单,涉及肿瘤、心血管系统等治疗用药。目前,该企业已经有38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是通过一致性评价产品最多的厂家。值得注意的是,在集采中收益较大的厂家往往是产品过评数量较多的大厂家。它们规模较大,原料药自给自足,产品线稳定,并有多个创新药品、首仿药品,成本控制得好,质量有保证,综合实力较强。这些企业的竞争力将越来越凸显。

  北京大学药学院教授史录文认为,我国上市药品都是按严格的程序生产,尤其老产品经过千锤百炼,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质量完全可靠可控。同时,在临床上也要合理用药,确保患者用药安全。

  患者减轻负担,药企降低成本

  在拟中选名单中,大部分原研药因报价过高未中选,被国内仿制药取代。这意味着老百姓药费大大降低,但药品质量仍然过硬。

  “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保证质量,解决了原来集中采购没法带量、及时回款的问题,配套政策到位,以集采为突破口,实现‘三医’联动,仿制药替代原研药效应逐步显现。”史录文说,由于仿制药价格下降,质量有保证,患者使用一段时间后,越来越放心,对仿制药需求开始增加。随着一致性评价不断扩容,国内大企业主动树立仿制药形象,促进企业不断整合,形成市场品牌效应。国内企业有更多精力专注研发,在保证仿制药品牌的条件下,推动民族工业由仿制药向创新药转化。

  原研药参与度高,但中选少,是不是将来公众用不上原研药?

  记者了解发现,这与企业本身市场策略有关,毕竟集采药品只覆盖了药品部分用量,还留有未集采药品的空间。但从长期来看,这只是过渡期现象。

  按照2019年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的通知》,原则上对同一通用名下的原研药、参比制剂、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医保基金按相同的支付标准进行结算。价格与采购价相比较高的,要在两到三年内调整到位。这意味着将来同类药品医保支付价格都将是一样的。参保患者想买价高的药品,就得自付更多费用。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认为,三次国家集采覆盖的品种达到上百种,对未来提高药企集中度,规范药品流通环节,建立医保药品的支付标准,改善医院用药目录,提高患者用药可及性,降低医疗费用起到了很大作用。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健康经济研究室主任陈秋霖说,与前面两批集采相比,第三批采购量更大了。经过前两批集采,企业已适应现有集采机制,反过来证明前两批集采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前两批集采实施效果也证明了国家组织带量采购的价值。该政策既符合行业规律,也符合当前实际,多方受益,应不断完善,持续推进。”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负责人表示,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从集采、支付、预付回款、落地使用等,均已形成常态化机制,改革效应持续发酵。

  比如中选企业营销模式发生转变,更多考虑创新,而不是销售。行业生态持续改善,各方受益。对患者来说,达到了减负担、促可及、提质量、强保障的效果。对医药企业来说,产生了降成本、稳需求、助推广、促研发的作用,既保障了民生,又促进了产业转型升级,受到人民群众和中选企业的高度认可和积极拥护。在疫情防控中,企业面临市场需求和订单不确定性,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的政策效果具有突出的意义,有利于更好地统筹经济社会发展和疫情防控工作。


  《 人民日报 》( 2020年08月24日 13 版)